翻頁   夜間
5200文學 > 乘龍佳婿 > 第八百一十四章 善解人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http://www.xrc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孕婦不能碰刀劍甚至剪子……不僅僅是如今這個年代,在張壽印象中,后世也有婆婆或媽媽苦口婆心教育媳婦或女兒這樣的規矩。當然,對他那年頭的年輕人來說,這種禁忌主要不是吉利與否的問題,而僅僅是擔心孕婦動了利器,萬一一個失手傷了自己的問題。

    然而,對于當初分娩前夕還曾經和九娘一塊殺出一條血路,而后雙雙早產的裕妃來說,刀劍這種東西甚至不僅僅是防身利器,也是她的另一種心靈寄托。

    因此,永和宮中,哪怕兩個早早就搬過來伺候的穩婆,以及兩個有過伺候產婦經驗的醫女急得火燒火燎,卻依舊沒辦法奪去裕妃手中的短劍。雖說疼得面色煞白,額頭上全都是細密的汗珠,但裕妃那只手卻依舊穩穩當當地握著那把利器,任憑人怎么勸都不肯聽。

    她聽到外頭一陣喧嘩,緊跟著,她又聽到了朱瑩那熟悉的聲音,頓時就禁不住笑了。很快,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那個熟悉的丫頭就直接撲到了她的面前,焦急萬分地叫著娘娘。見朱瑩急得滿面通紅,她就禁不住笑道:“怕什么,生孩子而已,又不是我要死了!”

    “娘娘!”朱瑩氣得柳眉倒豎,“這種時候,您怎么能說這種不吉利的字!還有這劍……”

    見朱瑩伸手也要來搶自己手中那短劍,裕妃雖說已經被那一陣高似一陣的疼痛逼得滿頭冷汗,但卻還是不肯給,直到朱瑩賭氣似的說出了一句話,她這才微微一愣之下,心神一亂之下,被眼前這個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丫頭奪去了手中劍。

    “就算真的發生什么事兒,有我呢,我持劍給您做護衛,保證牛鬼蛇神誰都進不來!您就安安心心地生孩子吧!”

    跟在后面的玉泉被朱瑩說得禁不住扶額,然而,她畢竟要鎮定一些,此時問過穩婆和醫女,得知裕妃固然提早發動,如今疼痛已然發作,但產道卻剛開,她登時眉頭緊皺,很不確定這到底是早產而臨盆在即,還是腹中胎兒有些別的狀況,又或者……

    又或者是那最糟糕的可能性——難產。

    心情復雜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卻沒有走上前去安慰什么,因為她知道,裕妃那性格,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安慰。她沒有指手畫腳,而是吩咐穩婆和醫女們根據事先的計劃來做準備,眼見永和宮的那些宮人內侍倒也強自鎮定,這才不禁輕輕舒了一口氣。

    別說三皇子的生母,那位皇貴妃住在西六宮,過來一趟沒那么快,就算人在隔壁,遇事的表現也不會比蔣妃好到哪去。所以,人還沒趕過來,她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

    倒是這三年宮中就再也沒有添丁進口,裕妃腹中的這個孩子,哪怕在東宮有主的情況下,談不上太多實際意義,但至少可以彌補一下皇帝的失子之痛。不管是男女,全都是一樁難得的喜事。至于擔心人長大了之后會不會如同三皇子如今這般得寵,那實在是有些太早了。

    那位赫赫有名的趙武靈王一世英名毀于立儲,當今皇帝會不會如此,她雖然也擔心過,但這畢竟是將來的事了。太后也不會為了將來,就要對眼下分明很得寵的裕妃如何……

    然而,正竭力降低存在感的玉泉,卻突然聽到了裕妃的聲音:“玉泉尚宮,張壽呢?瑩瑩不是說今天帶張壽來看我?”

    朱瑩正要回答,玉泉就搶先說道:“他和聞訊打算趕過來的蔣妃娘娘在一起,應該就在我們后面。貴妃娘娘,你是現在要見他嗎?”

    如果換成別的嬪妃,此時又在這種節骨眼上,那么一定會放棄見一個和自己談不上什么關系的外人,但裕妃到底是裕妃,她的嘴角稍稍翹了翹,隨即用毋庸置疑的口氣說:“當然,我要見他。我沒想到自己這年紀還能再有孩子,而我能有這份運氣,也多虧了他的母親。”

    此時此刻,張壽和蔣妃正好站在永和宮那產房門前。哪怕裕妃這聲音并不算大,但在其他人都幾乎摒止呼吸,盡量不發出聲音的前提下,他自然把這番話聽得清清楚楚。而還沒等他想好要不要以此為契機大大方方地進去,一旁的蔣妃就開口說話了。

    “張學士,貴妃娘娘既然都這么說來,那你就進去吧。”剛剛因為一時情急忘了清寧宮的吩咐,險些鬧了一個笑話,蔣妃原本還有些不自然,但和張壽一路過來時,人若無其事地對自己說著四皇子的那些事,她的心情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

    這可是她那兒子最喜歡也最敬重的老師,又不是外人!

    蔣妃這么說了之后,就含笑親自打了門簾。面對她的這般熱情親切,張壽唯有躬身謝過,隨即就定了定神,快步上前跨過門檻進去。

    哪怕這永和宮的宮人和內侍們早就知道張壽要來——之前他們也不是沒見過——可此時真的見那樣一個少年大大方方從門外進來,那赫然是豐神俊朗,閑雅非凡,竟好似比之前見時更俊了三分,他們有人為之心折,也有人悄悄去看朱瑩。

    相比身為天子之女的永平公主,就算身世不明,朱瑩卻不但得了宮中和趙國公府兩份厚愛,還得了這樣一個夫婿,簡直得天獨厚。永平公主如今竟是連婚嫁兩個字都成了忌諱!

    而張壽沒有理會聚焦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目光,見朱瑩迎上前來一把抓著他就往床邊走,他見一個穩婆放下簾帳,隨即就被玉泉搖頭遣走,他躊躇片刻,就在距離床前還有三四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雖說他并不怎么避諱這年頭所謂的男人不能進產房的規矩——畢竟后世一堆堆婦產科醫生都是男人,還有男人心疼妻子而進產房陪生,結果被嚇得魂不附體——但裕妃又不是朱瑩,就算實際上是半個丈母娘,他也不好太過分接近。

    而開口寒暄時,他就有些歉意地說:“娘娘,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

    “不,你來的很是時候。”

    裕妃非常自然地笑了笑,見床頭坐著的朱瑩慌忙過來幫她擦了擦汗珠,她就繼續輕聲說道:“我也沒想到,孩子竟然會在今天你來的時候有動靜,看來他也很想快點出生在這個世界上。阿壽,你娘是我和瑩瑩她母親的救命恩人,我和她都欠了她一條命。”

    沒等張壽對這個說法表示異議,她就沖著張壽眨了眨眼睛:“如今,瑩瑩嫁了給你,雖說這種事不能算作我又或者九娘還你娘的情,畢竟你們是兩情相悅,而不僅僅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我們終究也因為你們的緣分而舒了一口氣。”

    她輕輕吸了一口氣,繼而就沉聲說道:“瑩瑩,你帶著曉月去我那正殿寢室里,西邊角落有個箱子,你和阿壽回去的時候,把這整個箱子都帶上拿走。”

    朱瑩本待拒絕,可看到裕妃目光炯炯,分明是不容置疑,一旁玉泉竟不做聲,她又看到外間張壽猶豫片刻卻沒有拒絕,她想了想就嬌嗔道:“好啊,我就過去看看,那箱子里頭要有什么我們喜歡又用得上的東西,我一會兒拿走,其他的娘娘就留給明月和她的弟弟妹妹!”

    見朱瑩說完就看向自己,張壽不禁向她豎起了大拇指——這么默契優秀的賢妻,實在是太完美了。

    比起單純拒絕裕妃這甚至帶著幾分托付后事似的好意,如朱瑩這般毫不見外的做法才是最好的。而他這無聲的稱贊,朱瑩自然眉飛色舞,叫上自己向來很熟悉的曉月就立刻去了。

    而玉泉則是站在旁邊靜靜旁觀,一點都沒有指手畫腳的意思。不多時,她就聽到外間傳來了朱瑩的嚷嚷聲,什么我才不和明月那丫頭客氣……而她悄悄去觀察張壽時,卻只見張壽竟是氣定神閑地和裕妃開起了玩笑。

    “娘娘之前說,覺得欠了我娘的,那您若是生下皇子,日后不如也給我當學生怎么樣?”

    見裕妃頓時微微一愣,他就笑著一攤手道:“當然神仙也斷不了男女,但如果是女兒,不是還有瑩瑩可以當老師嗎?這次女學開張,之前說不想管的她興致勃勃奔前走后,以后估計也不會功成身退,屆時讓她來教那位小公主如何?”

    裕妃眼神一亮,待見張壽笑得輕松,她就輕聲問道:“你是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張壽一本正經地說,“瑩瑩之前還說,我現在是一大堆學生,她也想收幾個。可海陵縣主那樣的,興趣是挺大,但估計吃不了練武那份苦,也就防身而已……娘娘如果不擔心小公主日后受苦受累,那就盡管讓瑩瑩去當這個老師。”

    “好,好。”裕妃此時此刻眉眼間盡是笑意,整個人都完全松弛了下來,“等孩子生下來,不管是男是女,都送給你和瑩瑩當學生。如果資質好,你就教算學乃至于那些五花八門的學問,瑩瑩就教武藝。如果資質不好……他就是跟江都王的那位乘龍佳婿學廚藝也不錯。”

    聽到這里,張壽再次確定了,哪怕裕妃身體強健,精神也一貫堅韌,但是,在這次的生產面前,她卻不知為何顯得有些悲觀,否則也不會預先把私物乃至于兒女都托付給他們。

    想到這里,他就含笑說道:“娘娘實在是太想得開了,和您相比,公學半山堂里那些貴介子弟家中的長輩,還沒這么開明。”

    眼見張壽泰然自若地在那說著半山堂中學生家里的八卦,什么某家長輩因為兒女說要開馬場,于是拎著拐杖在家里追殺了那不爭氣的后輩一個時辰;什么某家下人和外間百姓家通婚,要求家產幾何,如同賣女兒;什么某家兒郎幾次相親,竟然遇到了職業代相親女……

    三次都碰到同一位代打,也算是一種另類緣分,據說那是某破落人家的千金。

    玉泉見張壽在那津津樂道地說著,就仿佛是陪尋常長輩閑話家常,而裕妃的表情則是漸漸放松,不時還問上幾句,她在輕輕舒了一口氣的同時,卻也有些佩服張壽的鎮定。

    畢竟,男人不進產房,這是很久以來的不成文規矩,再親近的人也只能在外頭等候那或好或壞的消息,張壽小小年紀面對這種突發狀況,竟然還能想出這樣安慰產婦的法子。

    張壽變著法子跳躍話題,盡量讓裕妃少思少想,期間,他看到穩婆進出簾帳內,少不得更加后退了幾步以免礙事。而很快,他的幫手就回來了。卻只見朱瑩步履輕快地進來,隨即笑吟吟地說:“阿壽,娘娘那個箱子好大,全都是她這些年珍藏的書,還有幾件兵器!”

    “那些書都是各種各樣的志怪玄奇,文人筆記,所以她才覺得明月那個最愛經史文章的丫頭不會喜歡,至于兵器……呵呵,明月就更加碰都不會碰了!里頭竟然還有一套甲胄,哎呀,我剛剛真的很想披掛出來讓你瞧一瞧!”

    裕妃頓時眼睛中流露出異彩,剛剛的輕松之色去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幾分急切,人甚至一抓闖床褥,想這么坐起來:“既然你想穿,那就快去穿給我看看!雖說那是有些年頭的東西,但保養得很好,從來都沒在外頭穿過,也不怕有什么煞氣……快,你打扮了給我看看!”

    朱瑩微微一愣,隨即也沒有太多猶豫,直接道了一聲好,竟匆匆忙忙地回去了。

    而張壽則看到,床前侍立的穩婆突然側頭看了看玉泉,緊跟著,那位清寧宮尚宮就看向了他,用極其細微的幅度搖了搖頭。他先是心中一緊,誤以為裕妃眼下的狀況很不好,可再見玉泉神色平和,再加上剛剛一群人的忙活和異味,他再一細想,不禁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

    不會是……裕妃的分娩前準備很順利,這就要生了,所以需要他回避一下?

    張壽來不及細想,當即笑呵呵地說:“我還從來沒見過瑩瑩穿甲呢。我聽說甲胄很難穿,就算有人幫手,我看她也夠嗆。娘娘勿怪,我這就過去幫她一把,一會兒就讓您好好欣賞一下這當世花木蘭是什么光景。”

    見張壽含笑朝裕妃點了點頭,旋即就真的卷起袖子一副幫忙的架勢過去了,玉泉頓時如釋重負。要知道,那穩婆蠕動嘴唇暗示她,裕妃的產道已經打開了五指,眼看就要打開六指,接下來說不定什么情形,所以她當然希望張壽這個男人看懂暗示趕緊避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比赛内购破解版 今天湖北十一选五 股票指数套期保值的原则 海南橡胶股票 广东快乐10分平台 近几年上证指数最高点 陕西11选51选五中奖概率 基金和股票的关系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公司债券股票融资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河北11选5一定牛 青海体彩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甘肃快3开奖号码今天 内蒙古快三预测 琼斯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