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5200文學 > 恐怖復蘇 > 第七百一十章無休止的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http://www.xrc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現在楊間的鬼手可以無差別壓制一只鬼,而從鬼差手中竊取了一部分拼圖,所以具備某些鬼差的特性。

    這只鬼手是相當可怕的,普通的鬼碰到楊間,只要被他的手抓住,立馬就會壓制到到無法動彈,所以當楊間鬼手摸到這具尸體腦袋的上的時候,壓制就已經形成了。

    睜開眼睛的詭異尸體這個時候又再次緩緩閉上了眼睛。

    仿佛從剛剛醒來的狀態再次陷入了沉睡當中去了。

    也許在沉睡的過程之中,一場不為人知的可怕噩夢正在發生著,只是噩夢之中正在發生什么,楊間并不知道。

    他只是按照那人說的,做好這三件事情就行了。

    至于會發生什么后果,楊間心中是沒有底氣的,只是按照他的性格按理說是不會這么容易相信一個陌生人,不,一個陌生的異類說的話,這一次卻沒有懷疑那人要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有陷阱什么的。

    難不成是因為,那個人是自己死去的父親緣故?

    不。

    這應該不可能,時隔十幾年,楊間對父親的記憶幾乎沒有,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不可能因為那一層關系就這么相信他。

    “我一定是在噩夢之中受到了影響。”楊間覺得自己可能腦子不正常吧。

    眼前這具詭異的尸體已經閉上了眼睛,雖然還是坐在地上,沒有躺下去,但是這樣就足夠了。

    不睜開眼就代表壓制形成,這第三個條件也算是辦到了。

    接下來楊間就需要等待這具尸體發生異變按照之前樹林之中的那人所說,這尸體在沉睡之后會逐漸的腐爛,最后腐爛程度超過一半的時候所有的事情就結束了。

    期間。

    壓制必須一直維持,不能讓鬼睜開眼睛清醒過來,同時也不能把尸體隔絕在裝尸袋,亦或者是黃金箱子里面。

    楊間沉默了起來,他不說話,只是將這具尸體抬了起來,放在了后備箱。

    他找了幾件江艷留在車內的外套,將尸體蓋住了,然后一個人坐在那里,一只發黑的手掌依然抓著那具尸體沒有松開。

    抓著一只鬼,靠坐在一起。

    這就算是一般的馭鬼者也沒有這樣大的膽量,或多或少都會感到緊張和害怕的。

    楊間卻宛如沒事的人一樣紋絲不動,他身體被鬼影入侵,自身處于絕對理智的狀態,而且不會有睡意,也不會感到疲累,這種狀態的他和真正的鬼很接近,唯一不同的是他有理智,會思考,而鬼沒有。

    “尸體在腐爛。”

    靜坐的同時,楊間發現旁邊那具尸體開始逐漸出現尸斑,然后發黑,有腐爛的趨勢,同時另外一顆人頭早已經爛得一干二凈了,就連頭骨都破碎,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一場,鬼于鬼之間的較量,估計現在已經開始了。

    那個人堵上了全部在試圖主宰那場噩夢。

    是否會成功沒有人可以保證。

    不過就在楊間做完這些事情的時候,隨著昨晚那場噩夢的結束,村子里所有人從夢中驚醒,一些可怕的后果開始呈現了。

    死在那場噩夢當中的人在現實之中依然受到了影響,通過各種方法,閉著眼睛,殘忍的自殺了。

    天還沒亮,村子里的死亡人數就在迅速的飆升。

    寂靜的村子里很快傳來了哭嚎聲,以及撕心裂肺的吶喊聲,顯然有不少村民的親人沒有活過這次的噩夢,再也沒有辦法醒來了,雖然無法準確的估算人數,可最起碼也有二三十人在噩夢當中死去了。

    這樣的結果楊間早有所料。

    靈異事件當中,死亡是不可避免的,這已經算是少的了,因為這些人才僅僅只是進入了噩夢一次,呆的時間也不算長,在凌晨一點左右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

    如果再待幾個小時。

    整個村子將成為一個無人村。

    楊間這次也算是盡可能的減少了傷亡,換做是以前經歷的一些靈異事件,死亡的人遠遠不止這個數。

    時間一點點過去。

    旁邊的尸體也是在一點點腐爛,只是腐爛的速度并不快。

    那場沒有終結的噩夢當中。

    還是那片昏暗密集的樹林。

    這次,夢境之中只剩下這片樹林了,沒有村子,沒有通往外面的路,也沒有其他的人。

    那樹林中的小屋內。

    一個和楊間六七分相似的男子躺在一張木板床上,他的身體在不斷的消失,和周圍的黑暗融入一片,仿佛靈異的力量已經無法維持他的存在了,正在被抹除。

    面對這一切的詭異變化,這個男子木訥僵硬的臉上并沒有任何的變化。

    不會恐懼,也不會緊張。

    反而有一種解脫的輕松。

    他被困在這里十幾年了,為的就是等到今天。

    整個過程之后他一句話都沒有說,或許沒什么值得交代的,亦或者他在這里無法將消息傳遞出去,只是在消失的最后看向了床邊的一團巨大黑影。

    仿佛是一場接力。

    他將對抗厲鬼的任務交給了它,一條被拉進噩夢當中的狗。

    “十幾年前我就該死了”他輕喃一聲,似乎在回憶什么,但卻又止住了,最后身影逐漸的被黑暗吞沒,消失的無影無蹤,什么都沒有留下。

    而在他消失之后。

    一條碩大的黑色狼狗從床邊站了起來,然后撞開了門,走了出去,一雙詭異的眼神掃看著這片昏暗的森林。

    森林不大,但卻像是整個世界一樣。

    因為這夢是一條狗的夢。

    這狗一輩子沒有走出這樹林,所以它的世界就只有這么點大。

    樹林之中,一個手背有傷的人僵硬麻木的站在了那里,一動不動,窺視著那個小木屋,手中拿著一把尖刀,仿佛要靠近襲擊屋子里的人。

    但是隨著這條狗走出來。

    鬼開始在轉身離開,因為木屋之中已經沒有了人。

    可是就算是轉身試圖離開,但是無論如何鬼都走不出這片樹林,也無法完成交替,結束這場噩夢。

    因為外界的尸體和噩夢的世界都受到了影響,鬼被困住了。

    這是一個精心布置的局,是那個人為了干掉這夢境中的鬼設定的。

    如果有人知道這一切的話一定會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將一只無解的鬼逼迫到這種死局當中來,然后完成取代

    下一刻。

    昏暗的樹林里傳來了狼狗的撕咬和咆哮。

    鬼在遭受襲擊,被一條狗追殺著。

    很快,鬼死了一次。

    因為狗沒有活人的記憶,沒有破綻,只有狩獵的本能,鬼無法針對弱點,鬼甚至沒有反抗之下就已經被咬死了。

    但是噩夢卻并沒有結束,因為外界的尸體被壓制了,它無法睜開眼睛。

    這個時候鬼就不得不進行第二天的噩夢,因為第二天鬼才能繼續復活,所以這是強迫性的,因為這是鬼的規律,是無法被更改的存在。

    第二天的噩夢,鬼又被狼狗殺死了。

    鬼依然沒有辦法醒來,于是只能進行第三天的噩夢。

    第三天的時候,鬼還是被殺死了。

    一個永不停息的循壞在噩夢之中開始了。

    可是鬼卻并沒有徹底的駕馭這場噩夢,它只是占絕大多數而已,因為這這條不起眼的狼狗也是噩夢當中的源頭之一,雖然很微弱,但它具備了鬼的一部分拼圖。

    所以在鬼在被殺死的同時,也是兩者之間相互取代的較量。

    只要死一次,死在同為這場噩夢源頭的狗手中,鬼對噩夢的掌控就會減弱一些,按照這樣的結果進行下去的話,鬼到最后會徹底消失,最后取代這一切的將會是這條狗。

    楊間父親生前的計劃也將順利的完成。

    而且這計劃是活人沒有辦法參與的。

    因為活人的記憶太復雜,很容易被利用,一旦被鬼拉進了噩夢當中來,大概率不是鬼的對手,一旦被殺死,這噩夢當中的鬼將徹底的復蘇。

    所以動物是最好的選擇。

    尤其是一直圈養在一塊地方的動物。

    這是為了克制鬼做的準備。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比赛内购破解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南方双彩网手机版正版 中联重科股票 吉林11选5推荐号下午 无错三个半波中特 北京赛车手机版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 炒股的app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股票入门必看书籍 河北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最新app娱乐平台 五分赛车官网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专家预测 四肖精准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