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5200文學 > 百億富豪的退休生活尹鶴 > 第229章 故事就這么畫上了句號,不圓滿,但圓。(完結撒花!)

第229章 故事就這么畫上了句號,不圓滿,但圓。(完結撒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http://www.xrc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尹老六激靈一下子,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遠房外孫女孟繁舒。

    她可是有日子沒在自己面前晃悠了,難道是她?

    影帝六爺顫巍巍地問,“孩子他媽是?”

    聽起來像罵人,不過尹鶴也沒太在意,“是聶倩。”

    尹老六松了口氣,“小倩那丫頭啊,你們倆啥時候在一起的,竟然還瞞著我們,真是兒大不由爺啊。”

    “我們沒有在一起。”

    “沒在一起,她怎么給你生的娃?”

    尹鶴,“我和黛兒、克里斯汀的媽媽也沒在一起過啊,差不多的原理。”

    “啊?小倩她也是做的那種手術?”

    “那倒不至于,我們又不是不認識,還能讓醫院賺我們的錢。”尹鶴大咧咧道。

    老六越想越亂,“那你們這算什么關系啊,你不想為這孩子負責?”

    “肯定要負責的啊,我跟小倩都登記結婚了。”

    “啥?!”老六大大的腦袋全都是問號。

    尹鶴又道,“不過很快就會離婚的,結婚證就是一個工具而已。”

    老六止住了尹鶴叨逼叨的話頭,“我就三個問題,一,孩子是你的親骨肉,沒問題吧?”

    “那肯定我的啊,她叫小倩,又不是小青。”

    “二,你和小倩沒鬧掰,她讓我們看孩子?對吧?”

    “我們好著呢,離婚了還是還朋友。”

    “那我沒問題了,”老六道,“我就等著帶孫子拉倒。”

    “您不是三個問題嗎?”

    “如果第二個問題得到的是否定回答,我就問,現在下車還來得及嗎!”

    現在下車肯定是來不及了,很快就到了京城。

    過年的京城非常安靜,起碼走出去了幾百萬人口。

    留守在京城的人也減少了出門頻率,于是一路暢通到了醫院。

    沒想到有人比自己先一步到了醫院。

    “大嫂,你也來了?”尹鶴看到林梓,有些慫,“小倩爸媽沒來吧?”

    要不是看這里還戳著一個雙料影帝,林梓早跟尹鶴急了。

    雙料影帝跑到一旁給老婆打電話了,他怕自己一個人無法掌控全場。

    林梓對尹鶴沒好氣道,“知道你會來,哪敢讓他們知道啊,尤其是爺爺那么大歲數了,這種事對他太刺激了,還是生完再說吧。”

    尹鶴,“那你怎么知道的?”

    林梓,“我幫她算著日子呢,這幾天一天一個電話,隨時待命,畢竟我是有經驗的。”

    尹鶴有點替聶倩感動,其實林梓也就剛出月子,孩子都沒斷奶呢,卻每天都要記掛著小姑子,難道這都不算愛?

    咳咳。

    尹鶴又問,“孩子生了嗎?”

    “沒呢,剛推進去。”阿芙也出現了。

    現在聶倩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男女人都在這呢,有些尷尬。

    尹鶴率先打破尷尬,“這個生孩子是不是應該讓老公陪著啊。”

    林梓:“應該,當然。”

    尹鶴,“那咱們仨誰進去陪著啊?”

    阿芙,“等一下,我進去問問。”

    林梓小聲嘀咕,“這里面有我什么事啊~”

    很快阿芙出來了,對尹鶴勾勾手指,“倩姐讓你侍奉左右。”

    尹鶴感覺自己瞬間支棱起來了,果然自己在小倩心中的地位還是杠杠的,連阿芙都被自己比了下去。

    然而進去后,當尹鶴拉著聶倩的手感念她對自己的信任時,聶倩卻說,“你想多了,我主要是不想讓阿芙看到生孩子有多痛,她本來就不敢生,我怕嚇到她。”

    “啊?”

    聶倩拉著尹鶴的手,“一事不煩二主,等將來阿芙玩夠了,想要孩子了,還找你。”

    尹鶴輕輕摟著聶倩的腦袋,“行吧,可如果那時候我老婆不是你,得讓我老婆同意了才行。”

    “誒呀,跟我還沒離婚呢,就想著娶別的女人了。”聶倩嬌嗔道,不知道她是真酸還是假酸。

    尹鶴剛要解釋,聶倩卻突然正經起來,她正經地拍了拍尹鶴的手背,“你終于找到了一個能讓你收心,你也愿意跟她組建家庭的女孩,我很欣慰,真的。”

    “行了,別煽情了,快點生了,再不生就要等明年了,”尹鶴好笑又好氣道,“我說剖,你非要順,這玩意全看她的心情,也沒個準點啊。”

    “那你就等著唄,你的娃,這點耐心都沒有。”

    “我是有耐心,不是怕你疼嗎。”尹鶴一直握著她的手不松開。

    “這能有多疼啊,”聶倩輕視道,“我聽說有人走在馬路上就把孩子生了,我這兩個月一直在練瑜伽,好像可以讓我生起孩子來更絲滑,哎呀,哎呀,來感覺了!”

    就挺突然的,產科大夫立即開始在聶倩身上忙活起來,尹鶴一直握著她的手,在旁加油打氣。

    別說,這孩子還真是生的縱享絲滑,十分鐘后就迫不及待地從她媽肚子里呲溜了出來。

    尹鶴強忍著自己那一丟丟暈血的毛病,一剪刀下去給她們母女做了了斷。

    他和聶倩在之前的幾個月里早就討論過孩子的姓氏問題,最終在“尹”“聶”“阿”里選了尹,還是跟爸爸姓尹,以后離了婚也不改了。()

    聶倩說她就是可憐尹鶴,要不然三個女兒,沒一個跟他姓的。

    等護士把孩子洗干凈了,聶倩嫌棄道,“好丑啊,像你。”

    “小孩子都這樣,皺皺巴巴的,過陣子就舒展開了。”尹鶴跟聶倩頭頂著頭,一起看娃。

    這時阿芙進來了,用手機記錄下了這溫馨的一幕。

    接下來這里人越來越多。

    宋明慧和老六來了,尹鷺來了,云老師來了,邢露明真也來了。

    南笄沒來,她跟南懷谷回香江過年了。

    平時她那幾個老哥哥姐姐對她談不上多熱情,不過今年卻不太一樣。

    不知道誰傳的,說她在跟內地一個千億身家的大老板談戀愛,于是這個原本不太受待見的妹妹成了家族香餑餑。

    看到這些人的作態,早就不管公司事務的南懷谷呵呵一笑,啥大老板啊,他問尹鶴了,閨女以事業為重,一直單身呢。

    ~

    六個月后,單身的南笄來尹鶴家串門,正是暑假時候,南笄剛剛結束自己的大一生活。

    而尹鶴正在一個人帶孩子。

    “六叔呢?”

    “切,說好了幫我帶孩子,結果易謀一個電話,就把他叫去拍電影了,我媽不放心,也跟著去劇組了。”

    南笄逗弄著嬰兒床里可愛的小baby,“那她大媽和二媽呢?”

    這是南笄對聶倩和阿芙的獨特稱呼。

    “聶倩現在不是身材恢復了嗎,就跟阿芙跑何蘭拍郁金香主題的婚紗照了。”

    “小鷺呢?”

    “說是跟她西姜的同學去吐露蕃吃葡萄干去了,”尹鶴搖搖頭,“這不是有病嗎,最熱的時節去華夏最熱的地方。”

    “那你好可憐啊,一個人要照顧一個小奶娃,還有那么多貓貓狗狗,”南笄輕輕攬住尹鶴的腰,“是不是早就盼著我過來了。”

    “是啊是啊,你別閑著了,”尹鶴把貓砂盆的鏟子給她,“去把主子們的便便收拾一下,我給小祖宗換個尿布。”

    他閨女正蹬著小腿,很有勁兒。

    “剛來就讓我干活~”南笄撅噘嘴,但還是聽話地照做了。

    家里貓多,貓砂盆也多,南笄一個一個地挖,感覺就像挖寶藏一樣,如果挖出了好大一坨,會發出各種感嘆詞,覺得特有成就感。

    只是挖到最后一個的時候,南笄,“誒,這個是干凈的啊?”

    “怎么可能干凈呢,你再挖,肯定有!”尹鶴其實一直偷偷看著她。

    終于,南笄發現了什么,她詫異地伸手在貓砂鏟上扒拉了一下,“這,好像是個戒指?還帶鉆的!”

    尹鶴立即放下寶貝閨女,在南笄懵逼的注視下拿走戒指,單膝跪地道,“小南,嫁給我吧!”

    南笄哭笑不得,“你怎么想到把戒指埋在貓砂盆里了,難道不臭嗎?”

    “新換的,不臭,”尹鶴繼續舉著,“那現在可以嫁給我了吧。”

    “你不怕犯重婚罪啊?”

    “我和小倩已經離婚了。”尹鶴又道。

    這是聶倩首先提出并堅持的,她怕時間一長,自己就不想離婚了。

    在成為尹鶴妻子的這半年,她真的感覺特別幸福,她和尹鶴還有女兒住在這四合院里,有貓有狗,她連工作都不想碰了,為了不再墮落下去,她果斷抱著女兒跟尹鶴去公正離婚了。

    “可,我才十九歲啊~”南笄再次提出一個問題,“我才剛要上大二,會不會太早了些。”

    “我迫不及待了!”尹鶴深情道,“而且我們可以去香江領證啊,你甭想糊弄我,你們香江女孩18歲就能領證,我這都算下手晚的!”

    見南笄還不松口,尹鶴急了,“小南,你不會是不想嫁給我吧,我現在很認真,而且我這個年紀,家庭對我真的挺重要的。”

    南笄用剛扒拉過貓屎的手捧著尹鶴的臉,“我也很想嫁給你大叔,可你現在是二婚,我一個黃花大閨女,提一些比較非分的要求,不過分吧。”

    “提,提什么要求?”尹鶴有些謹慎地看著這丫頭,呆毛抖啊抖,肯定沒好事。

    南笄在院子里踱了兩步,“這樣吧,我爸給我的龍生九子木雕你還記得吧,我送了兩只給你,只要你重新把它們聚在一起,我就答應嫁給你。”

    “啥!”

    “就這,不算為難你吧。”

    “剩下的都在你手上嗎?”尹鶴問。

    南笄攤攤手,“我朋友多,就都送人了,至于送給誰了不能告訴你,你自己找,只要九子集齊,我可以當場跟你領證。”

    “好,一言為定!”尹鶴跟南笄擊了個掌,然后就聽到女兒“哇”的叫了一聲。

    南笄,“什么味兒?”

    尹鶴,“拉了!”

    ……

    尹鶴愁的都要掉頭發了,南笄之前曾把霸下和囚牛給了自己,自己又把囚牛送給小白。

    去找小白要,不太好意思啊,算了,最后再找她吧。

    南笄還能送給誰呢?

    對了,結衣!

    新原結衣!

    尹鶴記得,當初南笄為了感謝結衣在冬京招待她,所以曾把螭吻當做禮物送給了她。

    想到這里,尹鶴立即把聶倩和阿芙從何蘭叫回來,然后自己飛了一趟冬京。

    當然,不能說要回來,只是借用一下,結衣還是很大方的,一個木雕換了自己幾個億。

    接下來,黛兒和小K過暑假回京城,尹鶴在黛兒的行李箱里發現了負屃!

    這讓尹鶴開發了思路,莫非小南把這些木雕都送給了自己身邊人。

    于是尹鶴開始向小鷺還有爸媽打聽,然而他們都沒見過。

    直到有次尹鶴在云老師那里過夜,把這件事當成自己的自傳素材講出來的時候,云老師突然拍了拍腦袋,然后去書房翻了一通。

    “你說的是不是這個啊?”她舉著一個像獅子又像龍的木雕。

    “啊,小南送給你的?”

    云老師點點頭,“嗯,所以我覺得你可以問問你的那些女人,說不定就在她們手上。”

    沒錯了,沒錯了!

    結衣有,云老師有,這是很明顯的共通點啊!

    于是接下來,尹鶴在歐洋諾家發現了蒲牢。

    “諾姐,你就把它送給我嘛~”尹鶴抱著歐洋諾撒嬌。

    “不行,我已經送給仙仙了,你找她要去~”歐洋諾掙開在她身上膩乎的尹鶴,她還不知道尹鶴已經離婚了,只覺得自己現在特不道德。

    當然,她現在純粹是賢者時間,剛剛翻騰的時候,她說的可是道德去TM。

    當尹鶴跟穆蓉仙解釋了木雕對自己的重要性后,已經成為大學生的小丫頭就一個要求,“你跟我玩一局《孔子快打》吧。”

    這是尹鶴在米國的奇鶴游戲開發的一款游戲,是在FF取得巨大成功之前的一次失敗嘗試。

    他試圖利用游戲的方式把華夏的傳統哲學思維引入西方,結果遭遇了滑鐵盧。

    “這游戲還在運行嗎?”尹鶴好奇更納悶兒,“而且你竟然玩過這款游戲,這都好幾年前的老游戲了。”

    “是挺老的,那會兒我還沒上高中呢。”穆蓉仙喃喃道。

    在穆蓉仙的電腦上,兩人接上外接手柄,不過現在只能打單機了,早就沒人玩這款失敗的游戲了,倒是尹鶴之前賣了一百億的FF一直經久不衰,給臉書創造了不少利潤。

    小仙打游戲的風格很剛猛啊,一路快攻,而尹鶴則擅長防守,兩人是對戰模式,一開始還能五五開,不過尹鶴終究好多年不玩了,而讀了計算機專業的小仙技術上還有提升,所以,尹鶴輸了,但也笑了。

    “師父終究還是敗給你了。”

    穆蓉仙詫異地看向尹鶴,“你知道了!?”

    “以前有猜測,剛剛算是確定了,”尹鶴摸摸穆蓉仙的腦袋,“仙仙真的好有天賦,你會是個好黑客的。”

    “師父!”穆蓉仙一頭撞進尹鶴懷里,在他懷里嚶嚶嚶起來,“你真的又要結婚了啊?”

    “是啊,老大不小了。”尹鶴苦笑。

    “那,那給你吧,”穆蓉仙選擇了放手,“娶南笄總比娶我媽好,我可不想管你叫爸爸。”

    “為師很欣慰啊。”尹鶴拿起蒲牢就要走。

    “喂,等一下。”穆蓉仙突然叫住尹鶴,他一轉身,就被穆蓉仙的唇零距離接觸了。

    然后她轉過身,掩飾住自己的臉紅和不甘,“好,可以走了!”

    出了歐洋諾家,尹鶴心里自有一個聲音,造孽啊!

    ~

    下一個,尹鶴去了孟繁舒家,他回國后的第一戀,但終究還是要對不起的女人。

    “今晚留下來吃吧,有你最愛吃的九轉大腸。”孟繁舒系著圍裙道。

    脫下央視女主播的那張畫皮后,她就喜歡在家里宅著,因為在家,就有希望等到尹鶴約自己。

    以前增加就是看書追劇,現在還增加了做菜的愛好。

    “你這幾道菜的味道有點熟悉啊~”尹鶴砸吧砸吧嘴。

    “我是跟慧姨學的,一脈相承,你應該也吃過她做的菜吧。”

    易雅慧已經正式成為孟繁舒的后媽了。

    把易臘寶那家伙樂壞了,不僅小姑的人生大事解決了,還跨擦掉下了個姐姐,還這么漂亮!還是央視最美女主持!

    不過當尹鶴提出讓他跟他孟姐一起管自己叫老舅的時候,大寶開始極力撇清跟孟繁舒的關系。

    現在大寶也出息了,他已經把田螺姑娘還給了姑姑打理,自己在尹鶴的影視公司上班,負責網絡小說的影視改編,還跟一個女作家搞到了一起。

    吃完飯,不等尹鶴開口,孟繁舒就把屬于她的狻猊交給了尹鶴,“我聽云老師說過這件事,拿去吧。”

    尹鶴抱著孟繁舒,“謝謝,剛才我都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孟繁舒看著尹鶴唏噓的胡茬兒,“那你要不要考慮送一個孩子給我。”

    尹鶴問,“你是喜歡黛兒還是克里斯汀,最小的那個可不能給你,她媽不能同意。”

    孟繁舒:“……”

    “哈哈,開個玩笑的。”尹鶴當即把女人抱進了臥室。

    ……

    已經六只小怪獸了,尹鶴以為大蜜蜜那里會有一個,結果并沒有,白跑一趟,還花了好幾億。

    也是,南笄跟這個大明星并沒什么交集。

    “那會在誰那呢,按照自己這個思路,應該沒錯啊。”

    接著尹鶴又問了聶倩阿芙,她們是沒有。

    問了陶籽,她也沒有,沒有很正常,他們是清白的。

    茹仙古麗?

    尹鶴給她打了個電話,結果沒得到木雕,反倒聽到一個消息,趙磊那家伙在吐露蕃支教,跟尹鷺又遇上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尹鶴嘆息一聲,又道,“茹仙,我想告訴你,我馬上要結婚了。”

    “你不是早就結婚了嗎?”茹仙反問。

    “已經離了,現在準備二婚。”

    茹仙古麗輕輕“哦”了一聲,沒有別的表示,這讓尹鶴很失望。

    然而茹仙古麗想的卻是,那應該還有三婚吧?

    最終,尹鶴在羅莉音的朋友圈發現了一只狴犴,于是他親自跑了一趟非洲,此時的環球小姐冠軍正在那邊賑濟災民。

    本來他們之間是清清白白的師兄妹關系,結果來了一趟非洲,就特么黑了!

    非洲的夜晚很美,尤其是坐在車上,關好門窗,通過天窗玻璃看天上的星星。

    不過旁邊的羅莉音告訴他,現在非洲的污染已經開始蔓延了,據說幾年前這里的星空更美,“就像你們小時候的農村那樣。”

    “為什么是我們小時候,不是你們小時候?”尹鶴掐著她的臉蛋問。

    “因為我們小時候的天早就被污染了,還是你們那個年代更純凈。”

    對于羅莉音這種人為把自己和她割裂為兩個年代的人的行為,尹鶴表示強烈抗議,于是跟她發生了激烈爭執,大草原上的車子重新抖動了起來。

    還好這車子夠寬敞,要不然羅莉音的漫天長腿將無處安放。

    ……

    還有一個睚眥,尹鶴實在找不到在那里,于是先去了一趟米國,找小白拿囚牛。

    在伯克利音樂學院,尹鶴等著小白放學,然后把她接走。

    “怎么樣,能跟上這里的進度嗎?”尹鶴問。

    小白看了他一眼,“有些吃力,這里的人都太強了。”

    “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你畢竟是插班生。”說著,尹鶴貼心地給她戴上了墨鏡,她的眼睛剛剛恢復光明,盡量不要接觸強光。

    在研究所投入了幾個億的成本后,小白的眼睛終于在兩個月前恢復了光明。

    雖然因為這項研究針對性太強,恐無法大規模應用于大多數盲人患者,但幾個億能換來小白看到自己,尹鶴覺得很值。

    眼睛恢復后,尹鶴就把熱愛鋼琴的小白送到了赫赫有名的伯克利音樂學院,助她成就鋼琴家的夢想。

    “姐夫,小囡囡乖嗎?讓我看看她的照片!”

    “好,我手機里照片多,你看吧~”尹鶴把手機遞給她。

    然后小白就看到了尹鶴小女兒的照片,在孩子身邊還有幾只木雕神獸,一看就跟她手上的那只囚牛出自同一塊木頭,同一雙手。

    “姐夫,你這是在做什么法嗎?”小白還數了數,“一共七只,是集齊九只能召喚什么嗎?”

    被這丫頭識破了,尹鶴有些不好意思道,“集齊九只,可以給囡囡換個新媽媽~”

    “是南笄吧~”小白突然就情緒不高。

    尹鶴點點頭,“我,跟她求婚了,她希望我集齊這九只木雕,算是對我的一個考驗。”

    小白,“那些之前都在誰手上啊?”

    “有云老師,有小孟,有羅莉音……”

    “那是不是木雕還給了南笄,你就要跟我們斷絕關系了?”小白又問。

    “怎么會,你永遠是我,是我的……小白!”妹妹兩個字終究沒能說出口。

    小白最終把囚牛交給了尹鶴,但尹鶴心里卻蒙上一層陰影。

    南笄真的是那個意思嗎,把九個木雕收回來,以后自己的心也要跟著收回來,跟小白小孟她們的關系也要切斷?

    就剩最后一只睚眥了,尹鶴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也就慢慢淡了下來。

    直到南笄自己找上門。

    “怎么樣,我未來老公,龍生九子湊齊了嗎?”

    “沒有,只有八只。”尹鶴遺憾地搖搖頭。

    南笄從兜里掏了掏,最后掏出了一只拳頭大小的小木雕,“是不是缺這個?”

    “啊,在你這里!”尹鶴猛地站起,“那你跟我說全送出去了,害我一頓好找,差點連以前在米國的女朋友都問了一遍。”

    南笄晃了晃手中的小獸,“睚眥必報聽說過沒有,你讓我多等了半年,還嫁了二婚男人,所以就耍耍你嘍,我報復心很重的。”

    “那這些小東西你打算怎么處理?”尹鶴把另外八只擺在臺面上。

    南笄把睚眥放在中間,端端正正地給它們拍了一張全家福,然后拿走自己的睚眥,“考驗結束,當然是從哪兒來的,就還回哪處唄,一切照舊。”

    尹鶴聽懂了南笄話里的潛臺詞,他猛地把這個可愛又大方的小女孩抱在懷里,狠狠親了兩口,“謝謝老婆!”

    南笄也回應著他,嘴里嘟囔道,“我是屬睚眥的,心眼小的很,所以你可以對別人好,但不能對我不好,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

    “你千萬不要放過我,一輩子都不要放過我!”

    “老公,你說我們的婚禮弄成什么風格的比較好啊?”

    “你喜歡中式的還是西式的?”尹鶴問。

    南笄:“你覺得二次元風格的怎么樣,讓白月初涂山蘇蘇、寶兒姐張楚嵐他們當伴郎伴娘,讓魔童哪吒當花童,還有羅小黑大理寺少卿這些可愛的小動物……”

    “呃,老婆,我三十多了,不是十八九啊~”

    “可我十八九啊。”

    “我可以拒絕嗎?”

    “老尹,你還要老婆不要~”

    “嘿,我一家之主還治不了你個二次元了!”尹鶴作勢又要親,他打算走睡服路線。

    結果南笄雙手一把夾住她的臉,“別,別這么猴急,有條單身狗在看著我們呢。”

    兩人齊齊看向正前方,二狗子正歪著腦袋,嘿嘿傻樂……

    ps:謝謝你們選了好寫的那個,不過后面會把另一個選擇寫出來的,到時候就放在“泥白佛”這個公重號上,就不在這里發了,一本書不該有兩個正式結局,另一個就留給感興趣的吧。本書《我對錢真沒興趣》,原名《百億富豪的退休生活》,到此完結~

    又ps:真有點不舍,有些情節可能因為老佛的疏漏,沒有填上坑,大家可以在本章說留言,老佛會試著在另一版的結局和番外里彌補。

    再ps:大家不要急著刪書,后面會還有關于這部書創作的完本感言,以及一些可以在起點播的番外章節會發上來,不讓播的那種就放在全訂群里了,都不是什么大事。

    最后ps:對不起大家了,垃圾更新了這么久,讓大家多等了半年,不知道還有沒有說“老佛又開新書了”的機會,江湖路遠,各位珍重~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比赛内购破解版 山西太原股票期货配资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快3号码预测 网上的极速快3是否合法 股权投资基金配资 全天时时彩领头羊计划 新手怎样买股票怎样卖股票 今天江苏11选五开奖号码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手机板 江西11选5今日开奖 配资开户还来尚牛在线 3d近100期试机号和开机号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丶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 江苏快三遗漏推荐参考表